糜菟兔

家教大本命,里纲一生推(º﹃º )

恋爱的时光总是蜜里调油,不知不觉就过了大半年,从裹着厚厚的风衣到现在,离开半步空调就爆炸。
苏芸望着窗外倦怠的白云,真难得能在这座城市看到这么白的云啊,被炙热的阳光晃的眯起双眸,懒懒散散的感叹着。
是不是因为天气太热,所以大家脾气都不好了呢?放弃了对云探究的苏芸,眨着泪眼看向毫无动静的手机,啊…啊…又对他发脾气了,要说对方做错了什么,其实也就是典型的男人思维,然而毫无安全感的那份感觉又开始作祟,委屈难受不被理解,交织混合,紧接着搅拌随之发酵,心脏收紧眼眶泛酸,带着怨气怒气打出了重话。
双臂环腿,额头抵着膝盖整个人蜷缩在藤椅里,嘴无意识的嘟着,整个大脑浑浑噩噩的闪过一个又一个画面,似乎想到了过去又似乎什么都没想。
手机突然震动将思绪扯回现实,手掌覆在表面,抿紧双唇,他会怎么回自己?生气?不开心?亦或是类似于…用力摇了摇头,将坏想法扔进垃圾桶,悄悄深吸一口气,移开手掌,微博的黄色图标映入眼帘,肩膀耷拉下来,整个人毫无生气的蜷成一团。
他是不是不想理自己了…果然生气了吧,莫名其妙对他生气,话说也是啊,换我我也不开心啊,雾气渐渐攀上双眼,手掌不自觉紧握,啊…啊…果然是自己太爱钻牛角尖了吧…容易自暴自弃,脾气不好,任性,大小姐脾气…
无止境的自我怀疑,疲惫侵入大脑,含着泪水沉入睡眠,不安稳中恍然接到外卖电话,没做多想便睡眼惺忪跑去开门,茫然的看着手中的蛋糕和果茶,思考着自己是不是在梦里饿了所以点了外卖。
锁上门晃晃悠悠飘回卧室,看着外卖单上的电话号码确认对方没有送错,随意将袋子放在书桌上,转身扑进柔软的被子里,反手摸出手机,黑暗的屏幕印照出了无生趣的脸,沉沉叹了口气打开手机
宝宝,别生气了,给你买了蛋糕记得吃,领导查岗,我先撤
什么嘛…眼泪瞬间流了下来,小心被领导发现你摸鱼,指尖颤抖着发出消息,混杂着泪水咬了口蛋糕,哼,就知道拿甜点哄我
嘿嘿,我丢给领导一个你懂的眼神,放了我半天假,晚上带你去吃好吃的
笑得弯起眼眸,甜腻在口中四散,不好吃我就打包离家出走
嘛,不管以后怎么样,以后是不是还会有这样那样的不开心,至少现在最爱的就是那个笨笨的男人不是吗?






有事没有证明自己还活着

#阴阳师

#男神x你之妖狐x你系列
#没气没皮
#私设有

你便是小生的主?
光芒闪过,一个仿若带电的桃花眼妖站在召唤阵中,唇角带着探究的笑意,轻敲手中的骨扇,
倒也是个可人的姑娘,小生妖狐,请多多指教
带着轻佻的笑意,将冰凉的薄唇印上你的眼角,完全不顾你呆愣后的无措慌乱,带着明显的愉悦踏出召唤结界
不过妖狐没想到的是,好不容易被重新召唤于世,却是要化作幼狐重头开始,笑意凝固在唇角,你在他变回幼狐的刹那有种被狠狠瞪了眼的感觉
回过神后,你俯身将小小的毛茸茸一团的妖狐抱在怀里,满足的抚弄着耳尖上的绒毛,却被狠狠挠了一爪,随即被他逃开
带着满心委屈的你,眼中带着星星点点的泪光,委屈扒拉着晴明的衣服,控诉着妖狐的恶行,和传闻中那个讨姑娘们女妖们喜爱的妖狐一点都不一样,将好不容易盼来的那份喜悦被冲刷的一干二净,惹得晴明只能对你一阵好哄
话虽如此,你还是拿出一摞摞珍藏的红色达摩,放在小小的妖狐周围一圈又一圈,满足的蹲在达摩最外圈看着小妖狐啃噬的样子,与此同时你也拜托姑姑和黑白兄弟有空带着小妖狐刷刷材料
小妖狐的成长速度超过你的想象,你不得不手忙脚乱的为他准备白色达摩,终于在他妖气达到顶峰的那一日,你如同献宝一般将三个白色达摩合成第四个勾玉递到他面前,在你期待的眼神中妖狐终于变回了你朝思暮想的样子
为了庆祝妖狐的长大,你咬咬牙一狠心将妖狐看中很久的一套红色外衣买了下来,私下只能跪着对黑白兄弟两个赔罪,毕竟说好给他们买新衣服很久了
成长起来的妖狐,真的如同传言般薄良多情,他对每个女妖都很好,他可以日日流连温柔乡而空关自己的屋子,每一次看见只让你心中隐隐酸涩,却又无法做什么,最后只化作一片叹息随风隐去
终于妖狐也成为了你出阵场上重要的一员,然而妖狐的不稳定输出让你恨得牙痒痒,心情好的时候随手将八岐大蛇打到残废,犯懒的时候随意打出一发伤害,便懒散站在原地看戏,经常气的座敷童子恨不得逮着妖狐揍一顿,也气的别的拿不到火的式神恨得牙痒痒
有一次和别的寮主协作打大蛇的时候,你开玩笑说,自家这个妖狐只爱姑娘,场上有漂亮姑娘的时候,便好好努力,若是纯爷们,根本懒得动弹,果然还是把他送给黑鬼使当升星材料罢
谁知这句话刚说完,妖狐就冷着一张脸,拿了座敷童子给的鬼火,将妖气提升至最高,全数连番轰向八岐大蛇,待到大蛇死到不能再死,才堪堪收手,之后便死活不愿再上场,你无奈之下只能将崽们交给姑姑,追上独自走远的妖狐
你气喘吁吁的追上板着脸的妖狐,小心翼翼的拽着他衣摆晃了晃,略带委屈和不解的问他为什么突然生气
一阵天旋地转,妖狐拽着你的手腕强行将你扯入怀里死死抱紧,带着几分薄怒沉声低喃,
主,你就这样把小生送给那弟控?
闻言你赶紧用力摇头,鼻腔充斥着对方身上好闻的味道,偷偷用鼻尖蹭了蹭他结实的胸膛,小心开口表示自己只是开玩笑
看着对方愈发阴沉的脸色,你的声音越来越小,瑟缩着脖子不敢再说什么
主,小生喜欢你呢
耳边如同叹息般的低喃,鼻吸喷洒在你耳边,痒痒的随着话语进入心底,连带心里也痒痒的
从一开始挠了主那一爪子,主为小生滴落那一滴血开始,主便是小生认定的人啊
你表示一脸茫然看着面前男子,妖异的妖纹在眼前不断放大,一如初遇,熟悉而又陌生的冰凉正中印上唇心,却又炙热倒如同要将你融化
主对小生的好,小生怎会不知
主,小生喜欢你啊
薄唇吻去你因喜悦而流下的泪水,你用力点头主动抱紧他腰际
啊——余生请多多指教,我的妖狐君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其实也是真的,我家妖狐自从我说了不要他要把它当狗粮之后,特卖力,之前场上有跳跳妹妹的时候,常年7突突,没有跳跳妹妹毫无干劲,自从被威胁之后,常年十几突突,本来说好给小黑攒皮肤的,没忍住就给妖狐买了

#妖狐系列

#妖狐x你系列
#私设有,气没有,ooc有,气没有


你便是小生的主?
光芒闪过,一个仿若带电的桃花眼妖站在召唤阵中,唇角带着探究的笑意,轻敲手中的骨扇,
倒也是个可人的姑娘,小生妖狐,请多多指教
带着轻佻的笑意,将冰凉的薄唇印上你的眼角,完全不顾你呆愣后的无措慌乱,带着明显的愉悦踏出召唤结界
不过妖狐没想到的是,好不容易被重新召唤于世,却是要化作幼狐重头开始,笑意凝固在唇角,你在他变回幼狐的刹那有种被狠狠瞪了眼的感觉
回过神后,你俯身将小小的毛茸茸一团的妖狐抱在怀里,满足的抚弄着耳尖上的绒毛,却被狠狠挠了一爪,随即被他逃开
带着满心委屈的你,眼中带着星星点点的泪光,委屈扒拉着晴明的衣服,控诉着妖狐的恶行,和传闻中那个讨姑娘们女妖们喜爱的妖狐一点都不一样,将好不容易盼来的那份喜悦被冲刷的一干二净,惹得晴明只能对你一阵好哄
话虽如此,你还是拿出一摞摞珍藏的红色达摩,放在小小的妖狐周围一圈又一圈,满足的蹲在达摩最外圈看着小妖狐啃噬的样子,与此同时你也拜托姑姑和黑白兄弟有空带着小妖狐刷刷材料
小妖狐的成长速度超过你的想象,你不得不手忙脚乱的为他准备白色达摩,终于在他妖气达到顶峰的那一日,你如同献宝一般将三个白色达摩合成第四个勾玉递到他面前,在你期待的眼神中妖狐终于变回了你朝思暮想的样子
为了庆祝妖狐的长大,你咬咬牙一狠心将妖狐看中很久的一套红色外衣买了下来,私下只能跪着对黑白兄弟两个赔罪,毕竟说好给他们买新衣服很久了
成长起来的妖狐,真的如同传言般薄良多情,他对每个女妖都很好,他可以日日流连温柔乡而空关自己的屋子,每一次看见只让你心中隐隐酸涩,却又无法做什么,最后只化作一片叹息随风隐去
终于妖狐也成为了你出阵场上重要的一员,然而妖狐的不稳定输出让你恨得牙痒痒,心情好的时候随手将八岐大蛇打到残废,犯懒的时候随意打出一发伤害,便懒散站在原地看戏,经常气的座敷童子恨不得逮着妖狐揍一顿,也气的别的拿不到火的式神恨得牙痒痒
有一次和别的寮主协作打大蛇的时候,你开玩笑说,自家这个妖狐只爱姑娘,场上有漂亮姑娘的时候,便好好努力,若是纯爷们,根本懒得动弹,果然还是把他送给黑鬼使当升星材料罢
谁知这句话刚说完,妖狐就冷着一张脸,拿了座敷童子给的鬼火,将妖气提升至最高,全数连番轰向八岐大蛇,待到大蛇死到不能再死,才堪堪收手,之后便死活不愿再上场,你无奈之下只能将崽们交给姑姑,追上独自走远的妖狐
你气喘吁吁的追上板着脸的妖狐,小心翼翼的拽着他衣摆晃了晃,略带委屈和不解的问他为什么突然生气
一阵天旋地转,妖狐拽着你的手腕强行将你扯入怀里死死抱紧,带着几分薄怒沉声低喃,
主,你就这样把小生送给那弟控?
闻言你赶紧用力摇头,鼻腔充斥着对方身上好闻的味道,偷偷用鼻尖蹭了蹭他结实的胸膛,小心开口表示自己只是开玩笑
看着对方愈发阴沉的脸色,你的声音越来越小,瑟缩着脖子不敢再说什么
主,小生喜欢你呢
耳边如同叹息般的低喃,鼻吸喷洒在你耳边,痒痒的随着话语进入心底,连带心里也痒痒的
从一开始挠了主那一爪子,主为小生滴落那一滴血开始,主便是小生认定的人啊
你表示一脸茫然看着面前男子,妖异的妖纹在眼前不断放大,一如初遇,熟悉而又陌生的冰凉正中印上唇心,却又炙热倒如同要将你融化
主对小生的好,小生怎会不知
主,小生喜欢你啊
薄唇吻去你因喜悦而流下的泪水,你用力点头主动抱紧他腰际
啊——余生请多多指教,我的妖狐君

生日贺文

#生日
烦躁的将炸弹按在最后一个敌人的肚子上,眉头紧锁的直接转身离开,马不停蹄的赶回酒店,换下一身血衣。
洗完澡有些疲惫的靠在沙发上,手臂遮住眼眸,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自从从草壁那里知道了云雀恭弥的生日之后,自己总觉得那个人看自己的眼神愈发奇怪,这一次借着任务的名义跑到了日本。
抬眸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夜间五点三刻,若是现在出发去机场买最近一班的飞机,或许还能在24点之前赶回云宅去见他。
啧…眼前不断浮现的是那人在知道自己要来日本一周之后的表情,那双凤眸中蕴藏着狂风暴雨的愤怒,却依旧什么都没说,只是冷冷扫视了自己一眼,随即转身离去。
所以说啊,为什么要在意那家伙开心不开心这个问题?不爽的挠乱了一头银发,打开冰箱想要找点啤酒,目光却落到了寿司盒上。
只是…一个不小心做多了而已…
掏出手机,拨打了下属的电话,让他帮自己定了最近一班的飞机,自己则是头间夹着耳机,手脚麻利的将寿司盒用布包好,小心翼翼的装入袋中。
对,顺便让人在机场接我。
对面的询问,让自己穿鞋的动作微微愣了一下。
不,我今晚…不回岚部,直接去云宅。
挂断电话,匆匆忙忙将房间退了,赶到机场安检后才发现,飞机误点了,抬手看了眼时间,18:23,意大利到日本的飞行时间大约是3个半小时左右,而机场到云宅最快也要40分钟,也就是说,自己不一定来得及。
得知这一可能后,在候机场坐立不安的等着广播通知。
许是教父眷顾,飞机终于在将近延误一个小时后,于19:20起飞,坐在舒适的头等舱内,自己的心情全然无法放松,强迫自己阖眸假寐,脑海中浮现的是两人的种种。
果然没办法骗自己啊…视线投向暗蓝色的天空,这辈子栽在你手里了啊,云雀恭弥。
下了飞机,以最快速度出了安检,上了车后不断催促着司机加速,不断的闯着红灯,心里思忖着过几天十代目看到一堆罚单的时候会是什么心情。
时间在纷乱的思绪中飞快流逝,23:58,拎着寿司盒打开车门直冲那个人的卧室。
59分,毫不客气的一把拉开和门,不出意料的那人穿着深色浴衣跪坐着,悠然品着茶
24:00喂!云雀恭弥,生日快乐!啧,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礼物在这里
哈?干嘛这种嫌弃的眼神!我可是特地和棒球笨蛋学的…啧,不喜欢就别吃了。
喂!你做什么!说了多少次了!不许用公主抱的!你…呜…混蛋…

#后面的?自行脑补去,我才不写呢
#关于时间问题就不要太较真了,剧情需要,剧情需要,剧情需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大晚上的思路不清,还腰疼小腹疼的,所以!不喜欢也不许说!

暗恋

#我只想要个R大陪我对戏,日常正剧就算是开车也行啊!

#暗恋
#2.7养成梗,直接跨越到年后,别问我为什么不写2.7,这活只有幼我能干

偷偷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甜蜜而又苦涩。
坐在办公桌前,文件摊开一个字都看不进,烦躁的挠了挠蓬乱的头发,从上锁的抽屉中拿出手机,和Reborn一样的一款手机。
虽然说Reborn一直对于手机这种东西嗤之以鼻,每次都冷笑着反问见过哪个杀手出门做任务还带着手机的。
但终究抵不过自己的软磨硬泡,外加晚上睡前绝对不再喝冰牛奶的承诺,终究还是同意将手机带在身上,并且表示只会在任务完成之后给个消息。
循着人探究的视线,笑容依旧的告诉他自己给每个守护者也配备了一个,哦当然对于隼人就算出任务也是一天三条什么的,自己绝对有认真告诉他这些短信应该发给武,武一定会很开心的。
将纷乱的思绪拉回,指腹摩挲着屏幕,期待已久的震动依旧没有响起,自己对Reborn有着超越对自己的信心,没有理由,只是因为这20年来的朝夕相处,从软糯的牙牙细语到现在,那个人从来是自己最敬佩和尊敬的老师,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一份感情开始慢慢变质,喜欢的感情慢慢破土发芽,根系缠绕着心房,随着时间的发酵愈发紧密。
不知道何时就会抑制不住这份感情,宣泄而出,紧紧闭上双眸,轻吐出浊气,稳定了心绪将这份感情重新压下。
突然间手中的手机震动了几下,惊喜的睁开眼睛看向屏幕,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母,约定好的消息,眼眸中盛满了眷恋。
Ciao Reborn,等你回来


#情书

云雀恭弥,从什么时候起看到你那张冷冰冰的,我不再是厌恶,而是好奇,好奇你是不是有别的表情和心情。
但是真的对你的关注,是从你拿着酒杯一杯一杯往腹中灌着烈酒,惊讶于平时冷清理智的你也会做出这种事情。
皱着眉头夺走你手中的酒杯,看着你迷蒙着双眼对我冲来,毫不留情的一场肉搏,直到两人再也没有力气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你用手臂遮住双眼,用一如既往冷清的语气诉说着你们的过去,手下意识握成拳,心中闪过自己也不能理解的愤怒。你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只留下浅浅的呼吸声,然而自己的眼眸却被一颗晶莹的泪水所刺痛。
也许是命运使然,再次与你相见,是我们一同出任务,你依旧是一脸孤傲的表情,清冷的语气,眼底却是一抹抚不平的黯然。
任务中受了不轻不重的伤,然而该死的伤在腿部,让自己不得不在云宅呆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虽不是朝夕相处,却也有了除了工作上的交流,我以为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
突然有一天,两人之间的训练已经结束,你突然将我按在墙上狠狠吻了上来,下意识的将你推拒开,愤怒的问你什么意思,你冷冷告诉我,你以为自己不在意,却发现自己还是会痛。
心,似乎成了碎片,一层一层的被剥落,鲜血淋漓,冷笑着看着人,嗤笑着说着云雀恭弥这么优柔寡断,当断不断真不像你。说罢便转身离去。
之后似乎像是陷入冷战一般的,双方没有再相见联系,再一次接到和你一起的任务,压不住的是心中一丝小小的雀跃。冷着脸再次来到云宅,却被告知这个任务早已完成,而自己却是这个任务该死的报酬,接下来愤怒不解迷茫的心绪中,两人如同打斗般的欢爱。
激烈的性爱过后,昏昏沉沉间仿佛感觉到脖颈间有什么滚烫的液体滴落,一句缥缈而又神伤的哀叹:最后一次…
阳光照在卧室里,全身上下的肌肉哀鸣着,小小的动作都引起一阵钻心疼痛,手臂覆上眼睛,思考着昨天所发生的一切,耳边传来和门拉开的声音,依旧一动不动
“还想装死到什么时候,隼人”
手微微颤抖了一下,突然暴起一拳砸向人腹部,然后自己先支撑不住的跌坐回地上,耍着我团团转,很好玩吗?声线颤抖着略带绝望的嘲讽着这个高高在上的云守,任由刘海在脸上打出一片阴影。
“离开你的十代目,到我身边来,隼人”
心又开始痛的不能呼吸了,眼前一片模糊,你以为你是谁可以让我离开我誓言要此生追随的十代目。
“……我说过昨天是最后一次,此后我不会放开你狱寺隼人的”
眼睛再也守不住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最好记住你的话云雀恭弥。

#思念

头痛欲裂,胃部翻江倒海,抚着额头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努力让自己保持着清醒,关上门的一刹那,强烈的晕眩感冲上大脑,脚下一个踉跄跌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啧…该死的棒球笨蛋,怎么这么能喝?这一杯杯和喝水一样往下灌…都不见有什么反应
抱怨着山本武毫无人道的灌酒能力和酒量,摇摇晃晃的起身走到桌前跌坐进转背椅中。想着人一脸笑意的勾着自己的肩膀,一杯一杯毫无自觉的灌着自己酒,就忍不住眯起双眸想要打他一顿。
算了…这家伙也很久没笑得这么放纵了,这次就饶了他。
自言自语着,强撑着精神开始翻看积压下的文件,却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进,大脑一片混沌,连日来见不到人的思念此刻在酒精的发酵之下,全部升腾起来,充斥着全身,眼前的文字全部化作那个人的信息。
该死的…自暴自弃的丢开文件,仰头整个人靠上椅背,手臂覆在双眸之上,想要将这份思念狠狠压下,虽然知道这人现在远在地球另一端出任务,可是就是该死的忍不住去想他。
胃部不适已经慢慢消退,只剩下脑海中的晕眩愈发强烈,思念如同潮水一般一波波冲击着心房,心底有个声音愈发响亮,想见他,现在就想见到他。
手狠狠握拳,指甲嵌入肉中,疼痛让自己渐渐冷静下来,面无表情的继续看起了文件。
果然,还是很讨厌你啊,云雀恭弥

戒烟什么的

宁静的晚上,轻哼轻柔的曲调,哄着怀里还在襁褓里的鹿代入眠,小小人儿祖母绿的双眸泛着困倦的水光,有一下没一下的眨着,不一会便握着小拳头沉沉睡去。
趴在小床边,看着自家儿子可爱的睡颜,唇角泛起柔和的弧度。
静若无声的后方传来了悉悉索索翻口袋的声音,眉头颦蹙心下不悦的转身看着那人,只见那人又习惯地从口袋里摸出烟咬在齿间,另一手挑开打火机的盖子,划拉几下火焰闪烁,片刻后便是辛辣的白烟萦绕。
起身走到人面前,无声的示意对方和自己出去,两人站在回廊里,夜风习习,吹散了鼻尖的烟味,面色才算好看了点。
“说了多少次了,不准在鹿代呆的房间里抽烟”看着人一脸无奈掐灭烟头的样子,心中盘算了一会伸出双臂搂住脖子,也算是难得的主动吻上人带着淡淡烟味的双唇,看着人惊讶的表情,轻笑着在人耳边呢喃“这次换个方式帮你戒烟?”

8059日常系列

“…今天好像天气还不错?”狱寺隼人放下文件揉了揉眉心 难得清闲地拿起一杯咖啡 任由眼镜在鼻梁上些许滑下 看向窗外有些出神。
    “真难得你会放弃这些文件而选择发呆呢”山本武抱臂靠在门框上,看着狱寺隼人发呆的样子,“外面天气确实不错,要出去走走放松一下吗?”边说着边略有些嫌弃的看了眼桌上文件,有些懒散的开口道。
    “ 啧…算了,多大人了还做那些小孩子一样的事情,”没有纠结为什麽人会突然出现,放下咖啡揉了揉眉心拿起笔,复又作势要解决文件。
    “身体再不动动就该生锈了吧?”略带不满的走到人身后,一手撑在桌上,一手抽走人手中的笔,“阿纲最近没给你很多文件吧,你又自行给自己增加工作量了?”
    “十代目那麽体贴当然会把工作都留给自己 我身为十代目的左右手怎麽能像你这个棒球笨蛋一样整日乐得清闲”狱寺隼人说罢白了他一眼作势要抢回钢笔。山本见势随手把笔抛向空中,阻断了他想抢回钢笔的动作,“呐,隼人啊,和我单独呆在一起,还要提起阿纲吗?”山本微微垂眸伸手接住钢笔插入裤子后口袋。
    “啧…”狱寺看着钢笔心下明白这人今天是不会让自己安稳批文件了,干脆摘下眼镜 眼神看向别处,“怎麽,我不提十代目还要提你这个笨蛋吗。”
    “难得,也在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别去想你的十代目,你的那些文件吧恩?”山本此时的声音不似平日里清爽,看着人的眼神略含不爽,“时间久了,就算是阿纲……”山本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下去。
     “…你要怎样?我怎么能不想十代目和工作,我又不是某些满脑子棒球的笨蛋。”看着山本不似平常模样有些紧张,声音也染上些许颤音,喉结微微颤动,撇开目光言语上却不认输。
     听着狱寺的话,眼中略带怒气的勾起眼前人的下巴强硬的吻上人的嘴唇,一手扣住人的后颈把人往自己怀里带。“唔…”狱寺被山 本突然的动作一惊愣住,直到被扣向怀里才回过神伸手推着山本胸口挣扎着。
    山本稍用力扣紧怀里人,略分开两人的唇,“不要拒绝我,”低沉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情感,闭上眼睛重新吻上怀里的人,这一次直接撬开狱寺的嘴,舌头直接在口腔里掠夺着。
    “你…”趁着人放开还未来得及说完话复又被堵上口,看着山本深邃的眸色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挣扎,干脆把手搭在人胸口,感受着对方的动作。
    山本感觉到怀里的人不在挣扎,扣紧的手慢慢放松变成把人搂在怀里,卷起怀里人的舌头纠缠着邀请着与自己一起共舞,狱寺感受到对方的得寸进尺伸手掐了一下山本的腰,渐渐地因为缺氧面色潮红。
    “呵……”山本感觉到对方的小动作,睁眼看着狱寺愈发潮红的脸色,退出舌头,用牙齿轻轻厮磨着怀里人的嘴唇,“还是不会换气啊……”
    “…要你管!”狱寺瞪了一眼对方,微微撤头拉开一些距离躲开,呼吸尚有些急促。
    “当然归我管,”山本彻底松开了狱寺的唇,指腹在嘴唇上轻轻抚摸着,“多来几次就会了,”眯眼轻笑着,“我会负责教会你的。”
    “混蛋放开我!谁要你教阿!”狱寺闻言不爽的撇开头,复又推搡着对方胸口挣扎。
“难不成你还想让这些个文件教你?”抬起身体,山本好笑的看着狱寺别扭的样子。
被人一提醒方想起桌上的文件,“阿棒球笨蛋都是你捣乱我还要赶快批好文件给十代目送去,”说着伸手绕过人腰要去拿山本後口袋的钢笔。
     “今天你要是再提这些文件,我不介意把这些文件砍了”山本轻扣住狱寺的手腕,扯过轻吻手背,似笑非笑的扫了一眼身边的文件。
   “…啧 那你想干什麽”狱寺不禁面色泛红撇头不去看对方,手上一颤没有抽出。
    “今天就别想别的了,忘了我们的十代目,忘了那些文件,忘了那些个任务,轻松的过一天吧,”山本把玩着人的手指漫不经心的说着,在狱寺看不到的角度里眼神中有着一丝紧张和希冀。
    “啧...我怎麽可能…”狱寺皱着眉正欲反驳 抬眸瞥见对方的目光心下一揪 僵硬地改了口,“阿…随、随便你。”
    “呵……”山本心满意足的把人搂进自己的怀里紧紧抱着,“今天就我们两个,恩,干点什么呢?还是就这样聊一天?”
    “就这样聊一天?那我们不如来聊聊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狱寺挑眉戴上眼镜似笑非笑的看着抱着自己的山本武。
    “啊哈哈哈……”山本听到人的话瞬间一愣,尴尬的挠头移开视线,“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出去走走吧隼人,好久没和你一起去后山逛逛了”
    “啧…後山?”狱寺看到对方的反应轻轻勾唇摘下眼镜,“去那里做什麽,训练?”
    “看风景,而且后山也没什么人,不会被打扰,”山本听到训练二字,眉头忍不住挑了下,考虑了下直接选择无视掉了。
“阿…真是麻烦”顺手抓起椅子上的外套,揉了揉烟色发丝,狱寺微不可见勾起唇角走吧,拿你没办法。
    山本武走到门口打开门,双手插在口袋里等人走出来后并肩走在身边,“啊,我会一直烦你下起的,永远的一直烦着你,”轻声在心里说着,侧头看着狱寺在阳光下的样子,伸手握住人的手与之十指相握,走向后山小道。

#群里的戏,大家凑活着看吧,这只800在很愉快的崩皮😂

快期末了吧←_←给你们送点福利w

看着群里一群死孩子看着考试生无可恋,然后就脑洞一开有了这货恩←_←

#沢田纲吉
“那。。那个,”沢田纲吉用指腹挠了挠脸颊,有些不好意思的眼神游移,“虽然我学习很差,可能不太适合这么说,不过。。我相信如果是你的话,就可以,明天考试,加油!”

#狱寺隼人
“啧”狱寺隼人略有些不耐烦的皱起眉头,“不就是个考试吗?你个女人唧唧歪歪的烦死了,”看了眼你手中的书,“喂,仅此一次啊,不懂得拿来,我教你”

#山本武
“啊哈哈哈”山本武式爽朗的笑声,双手在空中比划着,“考试嘛,只要哔哔,咻咻,然后靠运气就行了,”摸了摸你的头,“我的运气分给你,所以明天不用慌”

#六道骸
“kufufufufu,考试这种东西直接送去轮回好了,”六道骸握着三叉戟看着你手中的复习资料,“哼,有时间做这种事情还不如去和小麻雀打架。。。。kufufu好了,我在一旁陪你还不行吗?恩?”

#云雀恭弥
“考不到全年级第二,咬杀”云雀恭弥头也不抬的看着手中的资料,无视你哀怨的眼神,“笔记,”从办公桌里把自己的笔记丢了给你,在你如获至宝的翻阅笔记的时候也错过了他微红的耳垂

#笹川了平
“极限的复习!”笹川了平坐在你对面,一脸迷茫的看着书上的文字,“复习这方面应该让京子来陪你,但是我想极限的为你加油!”

#Reborn
“呵,考不到年级第一,就去三途川旅游吧,”Reborn喝着咖啡看着坐着端端正正,一脸毫无复习欲望的你,微微翘起的左侧嘴角,毫无预警的来到你的背后,轻声在耳畔低语,“或者,这个寒假,你就不用下床了。”

#蓝波
“要忍耐。。。”看着书一脸欲死的蓝波显然已经接近暴走边缘,“本大爷。。。”吸鼻子,“本大爷。。要忍耐。。才不想。。被你丢下”


论毁完男神就跑,真刺激w(顶锅盖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