糜菟兔

家教大本命,里纲一生推(º﹃º )

恋爱的时光总是蜜里调油,不知不觉就过了大半年,从裹着厚厚的风衣到现在,离开半步空调就爆炸。
苏芸望着窗外倦怠的白云,真难得能在这座城市看到这么白的云啊,被炙热的阳光晃的眯起双眸,懒懒散散的感叹着。
是不是因为天气太热,所以大家脾气都不好了呢?放弃了对云探究的苏芸,眨着泪眼看向毫无动静的手机,啊…啊…又对他发脾气了,要说对方做错了什么,其实也就是典型的男人思维,然而毫无安全感的那份感觉又开始作祟,委屈难受不被理解,交织混合,紧接着搅拌随之发酵,心脏收紧眼眶泛酸,带着怨气怒气打出了重话。
双臂环腿,额头抵着膝盖整个人蜷缩在藤椅里,嘴无意识的嘟着,整个大脑浑浑噩噩的闪过一个又一个画面,似乎想到了过去又似乎什么都没想。
手机突然震动将思绪扯回现实,手掌覆在表面,抿紧双唇,他会怎么回自己?生气?不开心?亦或是类似于…用力摇了摇头,将坏想法扔进垃圾桶,悄悄深吸一口气,移开手掌,微博的黄色图标映入眼帘,肩膀耷拉下来,整个人毫无生气的蜷成一团。
他是不是不想理自己了…果然生气了吧,莫名其妙对他生气,话说也是啊,换我我也不开心啊,雾气渐渐攀上双眼,手掌不自觉紧握,啊…啊…果然是自己太爱钻牛角尖了吧…容易自暴自弃,脾气不好,任性,大小姐脾气…
无止境的自我怀疑,疲惫侵入大脑,含着泪水沉入睡眠,不安稳中恍然接到外卖电话,没做多想便睡眼惺忪跑去开门,茫然的看着手中的蛋糕和果茶,思考着自己是不是在梦里饿了所以点了外卖。
锁上门晃晃悠悠飘回卧室,看着外卖单上的电话号码确认对方没有送错,随意将袋子放在书桌上,转身扑进柔软的被子里,反手摸出手机,黑暗的屏幕印照出了无生趣的脸,沉沉叹了口气打开手机
宝宝,别生气了,给你买了蛋糕记得吃,领导查岗,我先撤
什么嘛…眼泪瞬间流了下来,小心被领导发现你摸鱼,指尖颤抖着发出消息,混杂着泪水咬了口蛋糕,哼,就知道拿甜点哄我
嘿嘿,我丢给领导一个你懂的眼神,放了我半天假,晚上带你去吃好吃的
笑得弯起眼眸,甜腻在口中四散,不好吃我就打包离家出走
嘛,不管以后怎么样,以后是不是还会有这样那样的不开心,至少现在最爱的就是那个笨笨的男人不是吗?






有事没有证明自己还活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