糜菟兔

家教大本命,里纲一生推(º﹃º )

关于点文3.4事

#妹子你要的青梅竹马~

#ooc怎么会没有⁄(⁄ ⁄•⁄ω⁄•⁄ ⁄)⁄羞羞

#论lo主更文就是脑洞太大


#张新杰X你

张新杰看着摇篮里那个小小的你,趁着大人们不注意,小心翼翼的用食指点了点你的脸,却不想被你一把抓住手指,很用力,他无措的看着你,不敢乱动,时间久了看到你砸吧了几下小嘴,一脸满足的睡着,他也累了便趴在你的小床边看着你渐渐入睡,丝毫没有发现后面四个笑得一脸暧昧的大人。那一年,你5个半月,他5岁。

你病恹恹的抱着娃娃看着他使劲哄你吃饭,你默默扭头就是不愿张开嘴,你并不是耍脾气,只是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胃口吃饭,做什么都没兴趣,张新杰紧张的跑去和大人说你病了,大人们最终决定带你去医院,毕竟你真的好几天不愿意吃饭了,医院里张新杰哭着问大人你会不会有事,那时的他已经懂得什么是死,看着血液一滴一滴流进你的血管里,他在心里刻下了要好好照顾你的决定。之后只要你和他住在一起,他一定会陪着你在晚上10点准时上床,理由只是因为你身体不好,需要好好休息。那一年你3岁,他8岁。

不知是这几个一见如故的大人故意还是真的工作有这么忙,你们两个总会每过一小段时间就被自己家长以出差没人照看为理由丢到对方家里寄养,雷鸣电闪的那个夜晚,他来看你有没有关窗,却看到那个把自己死死闷在被子里的你,扯掉被子看到的是那个哭成大花猫的你,而你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直接扑进他的怀里死死不肯松手,他心里写满了心疼,心中暗暗决定未来一定要好好保护你,哪怕是打雷也不可以欺负你。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情,只是未来的打雷天他都会抱着你睡,或者打着电话陪你到你睡着,无论是不是过了10点。那一年你5岁,他10岁。

他好笑的看着一群人高马大的大男生鼻青脸肿的躺在医务室,旁边站着拿着剪刀一脸嘲讽的你,“给本小姐听好了,这个学校除了张新杰这个学生会主席,别人都必须听本小姐的话知道吗?”随手拿着剪刀耍着玩,“除非你们可以在成绩或者打架之间有一个可以超越本小姐。”虽然他当着那几个学生的面板着脸训了你一顿,可是回到家被你一句“因为只想听新杰哥哥的话嘛~”就堵了回去,略带宠溺的揉了揉你的头发,顺便很认真的考虑了一下当初答应让你去学咏春强身是不是真的合适。那一年他18岁,你15岁。

“我要走了,”他拿着行李箱,看着你。你微笑着点头,祝他能成功追求到自己的梦想,却在他转身登机的一刹那泪如雨下,你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掉泪,你只知道你有空的时候就会静静窝在宿舍里,看着关于他的一切一切消息,默默的在心里为他加油,他成功为他骄傲,他失败为他垂泪。直到有一天,你听到寝室姑娘在歇斯底里的对着电话吼道,“我喜欢他!我就是喜欢他!我心里都是他!看的是他!想的是他!我就是爱上他了!”你恍然大悟,原来这么多年以来,你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把他当自己的新杰哥哥了,而是自己已经爱上他了。你默默的看了看贴在桌上的课程表,笑了一下,轻点鼠标定下了飞往他身边的机票。你打了个电话给自家闺蜜让她给你签到,“你疯了?!你知不知道感冒的时候乘坐飞机可能会要了你的命?!”对于百科全书式的闺蜜,你对此的选择就留下一句,“没有人可以改变本小姐的决定。”然后关机,整理东西,你家闺蜜只能认命的给你送了感冒药,然后无力的送着你去了飞机场。

霸图训练基地对马路,你拉着行李却不丧失了走过去的勇气,你把雨伞丢到一边,冰冷的雨一会就打湿了你全身,渐渐冷静下来的你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电话,“我在你对面马路。。。。不。。。别过来,听我说完。。。。”深呼吸,你抬头看着那个在窗口焦急看着你的男子,“张新杰,我喜欢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喜欢你了!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想的,我只是想来告诉你我的心情罢了。。。”你看着窗口那个人没等你说完便消失了,咬着嘴唇,无力的垂下手仰起头想把眼泪逼回去。却不想被人一把抱进了怀里。

“谢谢你告诉我,我也喜欢你,一直一直喜欢你。”他紧紧的把你搂在怀里。当夜,张新杰低头吻上你的额头,“睡吧,睡一觉起来烧就退了,”刻意压低的声线伴随着他的鼻吸侵入你的全身和大脑,“这是独属你的治愈之术,我的大小姐。”

你不知道的是,夏休前一天理东西的时候,韩文清翻看着张新杰放在箱子上的追妻36计,当中有一页夹着书签里面赫然写着,“有些时候,冷落一下,远离一下,更能让对方感觉到你的重要性,让对方更能明确自己对你的感觉。”

“心。。。。真脏。。。”韩文请默默望天。







hhhhhh本来想写好冷女主的,后面。。。写的什么鬼啊魂淡!让我去角落掀桌(ノ=Д=)ノ┻━┻!!!


评论(1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