糜菟兔

家教大本命,里纲一生推(º﹃º )

嘿~我来还热度了

#诶嘿~我又来了嘿~对的又是我~我又来挖坑了

#对于最近被兄战洗脑,所以我来挖兄战的坑了


#诶多依旧是男神x你系列,依旧是坑爹的待我长发及腰,男神为我洗头可好,总觉得男神军装系列已经在游戏里满足了,不想写了(不准打脸!)

#诶嘿~论我已经忘了前设是什么了~

#依旧是ooc重度患者

#依旧是苏力不足

#梓x你


你抱着洗漱用品靠着墙壁盯着浴室默默无语凝噎,这时候刚和椿练习完剧本的梓来到浴室想要洗澡,就看到你整个人垂头丧气的样子。“xx怎么了?怎么不去洗澡?还是已经洗完了?”

“啊,梓,”你从哀怨中回过神,摇了摇头,“梓这是要去洗完了吗?你先吧。”说着转身就想离开。

“怎么了?”梓微微皱起眉头,拉着你的手,一把把你拉进怀里。

“呜。。。”你撇了撇嘴,转身钻进梓怀里委屈的蹭了蹭,“头发太长了,洗起来好累。”

“要不要,我帮你洗。”梓把玩着你的头发,用陈述句的口气说出了疑问句式。

“诶多。。会不会太麻烦你了。。”后退,后退,梓是认真的,这个眼神这个语气,梓绝对是认真的QAQ!

“一点都不麻烦,还是说。。。你不愿意”微微垂下眼睛,眼神飘往另一侧,略带委屈的嗓音,你瞬间就跪倒在梓的西装裤底下,心里瞬间被“犯规”二字刷屏。

“不不不,当然愿意!”节操什么的,在这个声优大神面前都是浮云!都是浮云!

被连哄带骗(并不)带进浴室的你坚决要求裹着浴巾才同意让梓帮你洗头,“说起来,以前一直和椿一起洗澡呢~每次椿都会把浴室弄得一团糟,还不好好洗,到最后都需要我帮他洗头才行,”梓你造不造!你在用很恐怖的语气说这些话 QAQ美和妈妈,我突然开始担心自己的头发了。“当然,对你我会很小心的。”梓慢慢按摩着你的头皮让你彻底放松下来,渐渐的,你软软的靠在浴缸壁上,双眼虚睁着,整个人都懒洋洋了起来。

“呐,这么没有防备的样子真的好吗?我会忍不住对你做奇怪的事情的,”梓的气息喷洒在你的脖子上,让你整个人瞬间清醒,你想离梓远点,却被他快了一步固定在怀里,“我可以问你索取报酬吧,恩?”梓的舌尖轻轻扫过脖子,然后嘴唇贴了上去,细细麻麻的吸允啃咬起来,你无力的推拒这梓的胸口,两人就这样慢慢沉入水里,就在你觉得自己要窒息的时候,梓吻了上来,良久才抱着你出了水面。“妹妹酱果然超可爱的~★”梓无辜的模仿着椿的声音语调说着,你无力的白了一眼这个突然转换画风的家伙,“呵,我和椿好歹是同卵兄弟,我和他的性格多少还是有相似的。”

之后表示心满意足的梓为你冲干净了头发,吹干打理好了之后,终于放过你让你去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全家人难得齐全的坐在一起吃早饭,“呐呐~姐姐~你脖子上怎么有一块红色?”坐在你身旁的小弥好奇的歪着头看着你。

“蚊子咬的。”介于梓留下吻痕的地方在后颈,你根本自己看不到,所以早上穿衣服的时候也就没注意这个问题,急急忙忙下来做早饭了。

“诶?姐姐原来秋天也有蚊子吗?”小弥完全没有注意到餐桌上的气氛已经越来越凝固了,依旧作死(划掉)追问着。

“可能是躲在哪里的漏网的蚊子吧,”你的笑容略显僵硬,“小弥在不吃饭一会上学该迟到了哦。”

“好~”小弥闻言乖乖低头吃饭,等小弥吃饱喝足后上楼换衣服的时候,剩下的人全部紧紧盯着你。

“啊啦~好厉害的蚊子呢~”光走到你身后,盯着你脖子上的吻痕有些咬牙切齿的说着,连女音都有些不稳了,“可爱的一抹多酱被咬的好可怜啊,不知道是哪只该死的蚊子干的呢。”

“我。。吃饱了!先去上学了!”你见势不妙,快速吃完最后两口面包,抄起书包瞬间开溜。留下了屋子里一群雄性生物大眼瞪小眼,互相在空气中传播着电流和火花。你表示你真的是最无辜的那个~只是没节操了点~




hhhhhhhh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_╰)╭各位太太们将就着看吧,顺便无耻宣群, 欢迎加入二次元语C群,群号码:430109958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