糜菟兔

家教大本命,里纲一生推(º﹃º )

私设如山的男神x你

#论大姨妈来了小爷我现在很烦躁


#论ooc怎么会没有


#论我好困我好困我好困


#论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论手机码字好累啊


#狱寺隼人x你之来大姨妈还喝酒,你个蠢女人没救了


彭格列家族主办的复活节宴会上,你站在会场之中,手中拿着一杯香槟,火红的旗袍,盘的高高的头发,踩着细高跟,作为彭格列岚之守护者的秘书,你有着不输于狱寺隼人的干练和才学。

你环顾着四周,看似随意的靠在柱子上,但是在场人的一举一动分毫不差的落入你的眼睛,时不时应对着过来搭讪的男士,然而对于你而言,这种最平常的事情,此时却变得艰难无比,小腹传来阵阵撕裂般的疼痛让你一身一身的在冒虚汗,穿着旗袍只能使用卫生棉带来的异物侵入感让你不敢随意乱动。

这时候,一个军火商老大拿着两杯威士忌来到你的面前,“美丽的姑娘,我们又见面了,”他举起其中一杯递给你,“距离上一次见面已经快大半年了吧,姑娘的身影一直深深印在在下心中挥之不去,如今得以再次相见,真是三生有幸。”你沉默的接过对方递来的酒杯,你知道对方是家族最大的军火供应商,并不是可以随意得罪的对象,不得不应付着对方。

“很久不见了雷诺先生,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你与对方虚碰了一下杯,仰头喝下了根本没加冰块的威士忌,微微皱了皱眉头,向对方示意自己已经空杯,火辣辣的烧灼感从喉咙一路蔓延到五脏六腑,让你更加不适。

随着对方追缠不休的示好,你的头愈发沉重,小腹处传来的钝痛也愈演愈烈,冷汗随着光洁的额头不断滑下,腿也开始无法支撑自己的重量,就在你眼前发黑,要晕过去的一刹那,你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抱歉,这女人是我的专属秘书,我想雷诺先生您并不会夺人所好。”你的头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你无力的靠在狱寺隼人的怀里,渐渐沉入了黑暗。

是夜,你捂着小腹从床上起来时,皱眉看着陌生的卧室慢慢下了床,你才发现自己的旗袍已经被换成宽大的衬衫,你咬着嘴唇考虑着到底发生了什么,衬衫上传来熟悉的烟味让你想起昏迷前跌入的那个怀抱。

“你醒了?”在你看着衣服发呆的时候,狱寺隼人不知何时进来了,上下大量了一下你,扭过头,把一袋子食物举了起来,“你。。。干嘛下来啊!笨蛋女人!”

“呜。。。岚首大人,谢谢你救了我。”你抓着衣角蹂躏着,脸色绯红,“那。。那个。。请问。。是岚守大人为我换的衣服嘛?”

“哈?你个白痴女人!除了我还能有谁!还是说你希望别的男人来帮你换?”

“没。。没,是岚守大人。。就挺好。。”

“给我滚回床上去你个白痴女人,下次再来。。。来这个的时候喝酒你就死定了!”

“呜。。。”

“别给我装可怜,你要是不会照顾自己就给我乖乖听话,我来照顾你”

“我。。。”

“你什么你?你个笨女人,不知道这种塞入形得容易感染吗!你不知道来这种东西的时候不能喝酒和凉的嘛?!”

“。。。。。”

“喂?!!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脸怎么这么红?”

“。。。。。。(摇头摇头)”

“喂。。我说。。女人。。反正,你也被我看光摸光了,让我对你负责吧。。。”

“……(呆)”

“喂!(烦躁挠头发)我是认真的,让我对你负责吧。。”

“……(呆愣愣点头)”

“……啧。。平时不是挺会说的吗。。”(扭头把你搂入怀里)

“……(抬头看着红到能滴血的耳垂,慢慢伸手抱住)”






某一日你帮某只毫无自觉理房间的狱寺整理时,沉默看着被封印在角落的《来例假了,好好照顾自己,女人》抽了抽嘴角,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脑补着某只红着脸翻着这本书的样子就忍不住笑,你这幅痴汉的样子也毫无意外的落入了刚好回来的狱寺隼人的眼中,于是据说之后有人路过岚守大人的房间就听到一些奇奇怪怪和谐的声音,而之后岚守大人的秘书请了三天假。。。





所以。。。。我在写什么?

我怎么知道(︶︿︶)=凸

反正来了大姨妈还喝了白酒葡萄酒的我真是做了打死,到现在还在疼( ・д・)/−−=≡(((卍 !

然而我并没有狱寺隼人。。。。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