糜菟兔

家教大本命,里纲一生推(º﹃º )

哈哈哈哈哈,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ooc什么的可以吃吗?我就是来怨念一下昨晚那个一点都不知道遵医嘱的家伙过来干嘛的(▼皿▼#)

#好了废话不多说,男神x病娇你


#so,可能黑暗向


#所以,做好心理准备了没?


#开始吧(´▽`)ノ♪




         在雪白的病床上,手腕上层层绕绕着厚厚的纱布,女孩脸色苍白的躺在被窝里,苍白到几近透明的肤色,没有一丝血色,微弱的呼吸,显示着女孩还活着的证据。

        沢田纲吉拿着病历本,轻轻推开病房门,站在你的床边静静的看着你。他握着你没有输液的那个手,虔诚的吻上了你的手背。

         你的手指无意识的抽动了一下,随着一声嘤咛,你皱着眉头,有些费力的睁开了双眼,“呜。。。?”

         “醒了?要不要喝点水?”沢田纲吉放下了你的手,转身想要为你去倒水,他知道昏迷了两天的你现在应该很渴,然而还没有迈出半步,就被你抓住了白大褂,虽然下一秒手就无力滑落,“乖,我不走,我只是去帮你倒点水,好吗?”轻声细语,温柔的声线哄着你。看着你乖乖闭上了眼睛,他知道你默许了,便再次转身为你倒水。

        半蹲在你身边,小心翼翼的扶起你的头,将水杯靠在你唇边,“喝吧,我试过温度了,水温刚刚好。”你依言小口小口吞咽着。

         “手腕还疼吗?”拿走杯子后,把你放回床上,“如果疼得厉害和我说,恩?”沢田纲吉把杯子放在桌上后,坐在床边,俯身与你脸贴脸,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你耳边,他知道这是你最喜欢的亲昵方式。

         你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紧紧搂着,“纲,纲,你来了啊。”你满足的用着如同叹息般的呢喃着。

         沢田纲吉皱着眉头,想要把你的手拿开,“小心手,还在吊水呢,我可不希望你再被扎一针。”

         “我不,”你皱着眉头,将他搂的更紧了,“这种小事不要在意啦,我只要纲就行了呢。”你轻笑着,侧过头,轻舔着泽田纲吉的耳垂。

         “。。。。别闹,”沢田纲吉微微抬起身体,想要查看你手背吊水的情况。

          你咬着嘴唇,哀怨看着沢田纲吉,“呐,纲,这么久不见了,你都不想我嘛?”你含住沢田纲吉的耳垂吸允着,你知道这是他的敏感处,屡试不爽,“别管别的了嘛,这么久不见,你的身体一点都不想我嘛?明明穿着我最爱的白大褂穿着,还这么一丝不苟,这么禁欲的样子,不就是在邀请我吗?”昏迷两天,并不是一杯水就能解决的,喉咙依旧沙哑的可怕,特别是说了这么多话之后,基本已经处于失声状态。

         “当然想你,这次的外出学习这么久,让你一个人在家,抱歉。”沢田纲吉深呼吸了几下,将体内蠢蠢欲动的欲望强压了下去,“等你好了,我会好好补偿你的,所以,现在先休息吧,恩?”依旧是温柔的可以将人溺毙的声音和眼神,稍稍用力,便将你的双手分开,看着你倒回血的皮条,无声的叹息了一声,伸手想要查看你的手,却不料想你抢先一步拔了针头,“xxx,你做什么?”

        “呐,纲,这血,好美不是吗?”你舔舐着手背流下的鲜血,笑着看着沢田纲吉,“就如同我最爱的你啊纲,美的不可方物,想把你关在没人看得到的地方,只属于我一个人啊。”你嘶哑的喉咙笑得张狂。

         “……啊,我也爱你,爱的深沉,我此生挚爱,xxx”沢田纲吉垂下眼睛,单膝跪在你的床边,牵起你还在流血的手,印下了深深一吻。




#诶?你在问我写什么?我怎么知道(´△`)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