糜菟兔

家教大本命,里纲一生推(º﹃º )

#情书

云雀恭弥,从什么时候起看到你那张冷冰冰的,我不再是厌恶,而是好奇,好奇你是不是有别的表情和心情。
但是真的对你的关注,是从你拿着酒杯一杯一杯往腹中灌着烈酒,惊讶于平时冷清理智的你也会做出这种事情。
皱着眉头夺走你手中的酒杯,看着你迷蒙着双眼对我冲来,毫不留情的一场肉搏,直到两人再也没有力气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你用手臂遮住双眼,用一如既往冷清的语气诉说着你们的过去,手下意识握成拳,心中闪过自己也不能理解的愤怒。你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只留下浅浅的呼吸声,然而自己的眼眸却被一颗晶莹的泪水所刺痛。
也许是命运使然,再次与你相见,是我们一同出任务,你依旧是一脸孤傲的表情,清冷的语气,眼底却是一抹抚不平的黯然。
任务中受了不轻不重的伤,然而该死的伤在腿部,让自己不得不在云宅呆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虽不是朝夕相处,却也有了除了工作上的交流,我以为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
突然有一天,两人之间的训练已经结束,你突然将我按在墙上狠狠吻了上来,下意识的将你推拒开,愤怒的问你什么意思,你冷冷告诉我,你以为自己不在意,却发现自己还是会痛。
心,似乎成了碎片,一层一层的被剥落,鲜血淋漓,冷笑着看着人,嗤笑着说着云雀恭弥这么优柔寡断,当断不断真不像你。说罢便转身离去。
之后似乎像是陷入冷战一般的,双方没有再相见联系,再一次接到和你一起的任务,压不住的是心中一丝小小的雀跃。冷着脸再次来到云宅,却被告知这个任务早已完成,而自己却是这个任务该死的报酬,接下来愤怒不解迷茫的心绪中,两人如同打斗般的欢爱。
激烈的性爱过后,昏昏沉沉间仿佛感觉到脖颈间有什么滚烫的液体滴落,一句缥缈而又神伤的哀叹:最后一次…
阳光照在卧室里,全身上下的肌肉哀鸣着,小小的动作都引起一阵钻心疼痛,手臂覆上眼睛,思考着昨天所发生的一切,耳边传来和门拉开的声音,依旧一动不动
“还想装死到什么时候,隼人”
手微微颤抖了一下,突然暴起一拳砸向人腹部,然后自己先支撑不住的跌坐回地上,耍着我团团转,很好玩吗?声线颤抖着略带绝望的嘲讽着这个高高在上的云守,任由刘海在脸上打出一片阴影。
“离开你的十代目,到我身边来,隼人”
心又开始痛的不能呼吸了,眼前一片模糊,你以为你是谁可以让我离开我誓言要此生追随的十代目。
“……我说过昨天是最后一次,此后我不会放开你狱寺隼人的”
眼睛再也守不住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最好记住你的话云雀恭弥。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