糜菟兔

家教大本命,里纲一生推(º﹃º )

生日贺文

#生日
烦躁的将炸弹按在最后一个敌人的肚子上,眉头紧锁的直接转身离开,马不停蹄的赶回酒店,换下一身血衣。
洗完澡有些疲惫的靠在沙发上,手臂遮住眼眸,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自从从草壁那里知道了云雀恭弥的生日之后,自己总觉得那个人看自己的眼神愈发奇怪,这一次借着任务的名义跑到了日本。
抬眸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夜间五点三刻,若是现在出发去机场买最近一班的飞机,或许还能在24点之前赶回云宅去见他。
啧…眼前不断浮现的是那人在知道自己要来日本一周之后的表情,那双凤眸中蕴藏着狂风暴雨的愤怒,却依旧什么都没说,只是冷冷扫视了自己一眼,随即转身离去。
所以说啊,为什么要在意那家伙开心不开心这个问题?不爽的挠乱了一头银发,打开冰箱想要找点啤酒,目光却落到了寿司盒上。
只是…一个不小心做多了而已…
掏出手机,拨打了下属的电话,让他帮自己定了最近一班的飞机,自己则是头间夹着耳机,手脚麻利的将寿司盒用布包好,小心翼翼的装入袋中。
对,顺便让人在机场接我。
对面的询问,让自己穿鞋的动作微微愣了一下。
不,我今晚…不回岚部,直接去云宅。
挂断电话,匆匆忙忙将房间退了,赶到机场安检后才发现,飞机误点了,抬手看了眼时间,18:23,意大利到日本的飞行时间大约是3个半小时左右,而机场到云宅最快也要40分钟,也就是说,自己不一定来得及。
得知这一可能后,在候机场坐立不安的等着广播通知。
许是教父眷顾,飞机终于在将近延误一个小时后,于19:20起飞,坐在舒适的头等舱内,自己的心情全然无法放松,强迫自己阖眸假寐,脑海中浮现的是两人的种种。
果然没办法骗自己啊…视线投向暗蓝色的天空,这辈子栽在你手里了啊,云雀恭弥。
下了飞机,以最快速度出了安检,上了车后不断催促着司机加速,不断的闯着红灯,心里思忖着过几天十代目看到一堆罚单的时候会是什么心情。
时间在纷乱的思绪中飞快流逝,23:58,拎着寿司盒打开车门直冲那个人的卧室。
59分,毫不客气的一把拉开和门,不出意料的那人穿着深色浴衣跪坐着,悠然品着茶
24:00喂!云雀恭弥,生日快乐!啧,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礼物在这里
哈?干嘛这种嫌弃的眼神!我可是特地和棒球笨蛋学的…啧,不喜欢就别吃了。
喂!你做什么!说了多少次了!不许用公主抱的!你…呜…混蛋…

#后面的?自行脑补去,我才不写呢
#关于时间问题就不要太较真了,剧情需要,剧情需要,剧情需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大晚上的思路不清,还腰疼小腹疼的,所以!不喜欢也不许说!

评论

热度(7)